首 頁 >>最新播報
與戰場烈士同垂不朽——緬懷親愛的父親丁明(組圖)
2020-01-07 14:35:09
作者:盧楓、盧明
瀏覽次數:
 
【字號
打印
【收藏】
E-mail推薦:
分享到:0
 

父親丁明

    今年是新中國成立70周年,70年風雨歷程,70年滄海桑田,70年燦爛輝煌。值此新中國成立70周年之際,深切緬懷我親愛的父親和無數為共和國犧牲的革命先烈前輩,他們的歷史功績永垂不朽!

    我的父親丁明,原名曾昭韙,又名仲咸、曾飛。1915年出生于湖南省長沙市。1933年夏初中畢業后在衡山縣坪里正豐小學任教,1934年又考入湖南省立長沙高級中學(現湖南省長沙一中)師范科第12班就讀。在這里,他閱讀了大量進步書籍,和經常和唐弘仁等同學一起到進步教師黃震(黃雨辰)家中請教做人和革命等問題。在國家民族危亡的時候,父親與其他進步同學發起成立了社會科學研究會,并成為主要負責人。他組織大家閱讀進步書籍,宣傳民主自由和堅持抗戰,反對外來侵略。1935年秋,父親參加了長沙中共地下黨外圍組織“青年運動黨”領導的 “反日大同盟”,在北平爆發了聲勢浩大的“一二·九”運動后,他推動校學治會聯絡長沙十余所中學數千名學生上街游行,聲援“一二·九”運動。

    1937年9月,父親從長沙一中畢業,考入廣西大學文法學院政治系,并很快成為學校抗日救亡的積極分子和骨干力量。1938年11月,父親光榮地加入了中國共產黨。不久,他當選校學治會常務干事(即主席),并以此身份開展黨的工作,用各種形式開展堅持抗戰的宣傳活動。他組織桂林各大中學校成立桂林學聯,并任學聯負責人,推動全市學生抗日就亡運動。1939年10月,中共廣西大學支部成立,父親任支部書記。他根據上級黨組織的指示和形勢發展的需要,組織黨員學習毛澤東的《論持久戰》《新民主主義論》等著作,宣傳黨的政治主張,廣泛發動群眾,激發群眾的抗日熱情,他也因此受到了敵人的監視和跟蹤。為了保存力量,上級黨組織決定讓丁明撤離學校,赴延安學習。

    1940年11月,父親經中共南方局介紹,經重慶、西安來到革命圣地延安,并進入中央黨校學習。1941年5月分配到新華社工作,先后在英譯部和國際部從事英文翻譯和國際問題研究。在延安,他與盧吉茵結為伉儷。1946年,我在延安出生,1947年月3月父母便帶著我跟隨毛主席和黨中央機關轉戰陜北、東渡黃河、進駐西柏坡,直到1949年3月進駐北京。


母親盧吉茵
與父親丁明

    1949年10月1日,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了,全國人民沉浸在勝利的喜悅之中,父母也是一樣歡欣鼓舞,帶著百倍的熱情投入到他們所熱愛的工作中。1950年又喜得一子丁小明(父親犧牲后改為盧明)后,他們比翼雙飛,調到外交部籌組的以張聞天為團長的聯合國代表團政策研究室工作。

    1950年10月,中國人民志愿軍赴朝作戰,抗美援朝戰爭爆發。經過與朝鮮人民軍并肩作戰的五次戰役的勝利,至1951年6月初,終于把“聯合國軍”從鴨綠江邊趕回“三八線”附近,美國和南朝鮮被迫表示愿意進行停戰談判。父親作為中國志愿軍停戰談判代表團的一員兼新華社駐朝鮮特派記者,于1951年7月5日,隨時任外交部副部長李克農一起赴朝鮮,在代表團秘書處工作,在喬冠華領導下負責起草發言稿。

    代表團的工作條件十分艱苦,八九月份的朝鮮半島天氣變化無常,代表團的工作人員卻連御寒的棉衣都沒有,有的甚至連毛衣都沒有。敵人還屢屢制造事端干擾代表團的正常工作。即使在這樣艱苦的環境下,為了研究敵方動態、起草文稿,父親還是常常工作到深夜。代表團的領導多次勸他注意休息,但為了保證前臺談判有的放矢、占據優勢,父親帶病仍堅持工作,日夜辛勤,積勞成疾。盡管病情很重,但他始終保持積極樂觀。第一次手術后,還跟大家開玩笑說“同志們對我這樣好,到處找醫生。以后病好,要更好地為黨工作,不淘氣調皮了。”

    9月23日,父親病情惡化,代表團和志愿軍組織了多次搶救,但因為醫療條件簡陋有限,最終搶救無效,不幸于1951年9月29日病逝開城,年僅36歲。在彌留之際,還使盡僅有的氣力,疾呼“毛主席萬歲”十余聲,在場的眾人都深為感動和倍受激勵。中朝代表團在開城日月寺舉行了追悼會。李克農、喬冠華和朝方談判代表團團長南日大將,雙方談判代表團全體成員及志愿軍團以上干部到會悼念,向遺體告別。安葬時,李克農、南日等親自扶靈,備極哀榮。為紀念和表彰丁明抗美援朝、保家衛國的功績,在開城善竹風景區為父親修建了紀念碑,上書“丁明同志永垂不朽”,后移至中國人民志愿軍開城烈士陵園。中國人民志愿軍司令員彭德懷在志愿軍總部接見了母親,并囑咐好好撫育丁明后代,以承父志。李克農同志還致函盧吉茵同志,敘說父親逝世過程。

    父親的骨灰由母親護送回北京,11月8日收到國家主席毛澤東簽發的第00004號“革命犧牲工作人員家屬光榮紀念證”,上面印有“永垂不朽”的紅色大字。父親的骨灰安葬在北京八寶山革命烈士公墓內,外交部和新華社聯合舉行隆重追悼會,巨幅挽聯是“丁明同志與戰場烈士同垂不朽”。周恩來總理獻了花圈。

    1951年11月8日丁明烈士骨灰安葬在北京八寶山革命烈士公墓內

    我在學校讀了魏巍寫的《誰是最可愛的人》后,被中國志愿軍的革命英雄主義精神和偉大國際主義精神深深感動,也愛上了火紅的楓葉。為表達繼承父親和無數革命先烈遺志的決心,我征得媽媽同意把名字改為楓葉的楓。

母親盧吉茵

    父親犧牲后,母親于1952年調到中國貿易促進委員會出展部。作為“中國對外貿易”雜志1956年創始人之一,為這本雜志持續發展做出了巨大努力,使這本雜志在宣傳我國經濟貿易方針政策及巨大成就,促進對外貿易的發展發揮著積極的作用。

    母親后來含淚回憶,當時父親患有十二指腸潰瘍和胃潰瘍,因為擔心他的身體,希望他不要去朝鮮。但父親在史家胡同宿舍走廊深情地擁吻我們后,就毅然隨代表團奔赴朝鮮,參加停戰談判。母親還始終珍藏著父親1951年在板門店寫給她的家書,字里行間仍念念不忘對我們的教育和培養。他寫到“我們在斗爭中感到祖國的可愛與毛主席的英明與偉大。有了他,我們就一定得到勝利”。讓母親訂一份蘇聯畫報,“將來留著給大咪咪和小明課后回家翻閱。”雖然我和弟弟沒有繼承父母的新聞外交事業,但始終牢記我們是革命烈士的后代,嚴格要求自己,勤奮學習和努力工作。我在英國圣安德魯斯大學進修英語,先后任駐匈牙利、波蘭、芬蘭使館教育處一秘,成為一名合格的教育外事工作者。弟弟盧明在原西德漢堡丁肇中研究生室學習獲碩士學位后,回國與同事創建了中國長城計算機集團。

    1989年我在教育部國際司工作期間,應朝鮮教育委員會邀請,帶著對父親的深切懷念,終于來到他為之奮斗和犧牲的地方,在開城烈士陵園給爸爸和多個無名烈士集體墓敬獻鮮花以慰忠魂,實現了多年的愿望。在板門店,時任軍事停戰委員會朝中方面首席委員的朝鮮人民軍崔義雄少將向丁明烈士、盧吉茵同志等無數英烈為抗美援朝所作的偉大貢獻表示感謝。雖然母親已于1998年去世,但朝鮮教育委員會仍邀請我和弟弟家人訪問朝鮮。雙方期望毛主席和金日成等老一輩革命家締造的中朝兩國人民友誼世代相傳。

1998年盧楓與弟弟盧明攜夫人王漢林及女兒盧婷婷來到在朝鮮開城烈士陵園向英雄丁明烈士掃墓

|<< << < 1 2 > >> >>|

(責任編輯:cmsnews2007)
·上一篇:育英學校校友促進教育基金會二十屆理事會議(組圖)
·下一篇:無
·育英學校校友促進教育基金會二十屆理事會議(組圖)
·育英同學會2019年全年工作總結會議在北京育英學校航天校區召開(組圖)
·簡訊——《祝福祖國》合唱聯誼匯演在海淀區北部文化館舉行(組圖)
·育英學子赴清華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參觀“祖國萬歲”展(組圖)
·育英學子赴清華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參觀“祖國萬歲”展(組圖)
·金城同志家屬向浙江省博物館捐贈珍貴書畫作品(組圖)
·金城同志家屬向浙江省博物館捐贈珍貴書畫作品(組圖)
·北京育英校友合唱團到蒲公英中學參加學校的“感恩有你”活動(組圖)
·延安兒女故事團走進中共江蘇省委黨校(組圖)
·國慶詩詞(外兩首)
中直育英同學會版權聲明:
1、凡本網注明“來源:中直育英同學會”的所有作品,版權均屬中直育英同學會所有,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轉載、摘編、復制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經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被授權人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并注明“來源:中直育英同學會”。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2、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他問題需要與本網聯系的,請來信:[email protected]
什么是大盘蓝筹股